logo
虐童事件:谁为悲剧来买单(评论)
时间:2020年11月10日来源:民声面对面

《民声面对面》推荐——(作者:徐永霖)近日,虐童相关事件频上热搜。以抚顺虐童事件着眼 ,回顾整个事件,六岁女童在与母亲刘某及母亲的男友陈某3个月的生活中,多次被陈某用热水烫、拳脚踢打、钳子拔牙并吞下、用针刺入大腿、逼迫吞咽烟头等方式虐待,造成身体严重烫伤、多处骨折。而刘某并未劝阻,反与陈某一起殴打孩子。一直到孩子被送往医院急需手术,刘某找自己的母亲要钱时,孩子的姥姥才被医生告知孩子很可能遭受了虐待。之后,姥姥选择了报警。

纵观历史,古今中外都不乏赞美父母的诗篇,可见父母留给世人的印象大多是美好的。但在此事件中人们却看到,无论是生母亦或养父都只扮演了同一个角色——施虐者。

而在《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调查与研究报告》中调研发现697例案件中84.79%的案件是父母施暴,其中亲生父母施暴占74.75%,继父母或养父母施暴的占10.04%;所有案件中父母单方施暴的案件更为常见,占76.47%。由此可见,父母,成了施暴的主体。  

在海南万宁,因女儿顶嘴父亲活生生把六岁女儿打死;2018年12月23日,深圳一对夫妻虐打八岁女儿视频曝光,视频中母亲撕扯女儿头发,父亲用扫帚抽打女儿……各种虐待甚至虐杀孩子的事件层出不穷,而每一次的曝光虽都引发了关注,然虐童事件仍是频出。这不禁成了一个死循环“事件爆出——热度消减——悲剧再次上演”,归根结底,人们永远不知道,下一个被虐待的孩子将从哪里出现亦或永远不能开口。

一言以蔽之,悲剧为何频频上演?从各式案例分析,父母施暴的理由其实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

其一,给予孩子的期望值失效。由于“棍棒底下出孝子”、“不打不成才”等传统观念根深蒂固,极易让父母在孩子无法达到其心理期望值时以暴力方式管教孩子。而大多数对暴力程度掌握容易失衡的父母在刺激之下,不顾后果对孩子进行虐打。

其二,将自身产生的负面情绪转移于孩子身上。面对工作不顺、家庭矛盾突出、人际关系不和睦等问题,有些父母无力改变现状便以极端暴力的方式宣泄情绪。而弱小又只能依赖于他们生活的孩子此时成了最佳对象。孩子在社会上一向属于弱势群体。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尚未有经济来源,还因为心理生理的发育不完全限制了他们有能力去反抗施暴者。

    所以,此时外界的帮助显得尤为重要。但大部分虐童事件被爆光是在造成严重后果之后,这就反映出平时社会缺乏对孩子是否遭受暴力的关注的问题。正因为孩子亲人或周围的人在面对那些施虐的父母所说的小打小闹中选择静默,才导致其虐童程度直线上升,直至酿成悲剧。

同样,为何有些父母有恃无恐地一直将孩子当成发泄情绪的工具。其一便是父母与孩子这种不管是法律上还是道德上都极其亲密的关系给他们带来了施虐的便利,所以在他们虐打孩子时,哪怕他人劝阻也有以管教孩子的理由开脱。而更重要的是,当施虐者无法控制情绪、做情绪的主人而选择向孩子施虐时,未有外界压力或者说未有足够的外界压力将其约束制止。人们会声讨被曝光出来的虐童事件。

但未被爆光的却依旧进行。因此,这就需要明确清晰的法律法规。但在中国,尚未设立“虐童罪”。往往报案的虐童事件大部分以“虐待罪”或“故意伤人罪”处理,量刑也较轻。《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而第一款罪,告诉的才处理。但两条规定中,都以情节恶劣为要求才会被定为犯罪。这就给了施虐者更加猖狂的理由,如果只是轻伤或者掩藏虐待行为,那么甚至不用承受任何惩罚。

如此,孩子,只能成为牺牲品。但人们忽略了孩子不仅是弱势的群体更是特殊的群体,他们是世界的新生儿,需要健康积极的环境来保证和引导他们成长为拥有健全人格的成年人。卡森·麦卡勒在《伤心咖啡馆之歌》中写道:“儿童幼小的心灵是非常细嫩的器官,冷酷的开端会把他们的心灵扭曲成奇形怪状。一颗受了伤害的儿童的心会萎缩成这样:一辈子都像桃核一样坚硬,一样布满深沟。

2017年11月28日,浙江省立同德医院、省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医师张滢讲述了一个他遇到过的案例:一个儿时受母亲虐待的年轻妈妈为让七岁女儿“少受外婆的罪”,竟亲手将女儿勒死。年轻妈妈因有着被虐待的经历,性格变得偏执,还患上了抑郁症。可见,虐待儿童不仅会影响他们的性格和行为处事,还会影响其心理健康状况,增加心理疾病的发病风险,以至于进一步影响下一代。

也许中国可以借助和学习美国相关举措。在此方面,美国对虐童问题有其独特的处理方法。他们设立了专门针对儿童的法案,例如:《儿童虐待预防和处理法案》、《收养资助和儿童福利法》、《儿童保护法案》、《儿童虐待和疏忽报告法 》等。其详细规定了虐童程度的范围以及相应处罚。这就让每一个施虐者在施虐之前抱有承担不起后果的恐惧之心从而放弃施虐,也让周围人明确了何种程度定义为虐童,在结果更严重之前便将其阻止。除此之外,更是有专门的财政投入保障被虐待的孩子在被解救之后有妥善处理。

 

编辑:申  

初审:任传坤

终审:王维静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加入我们

 

京ICP备19021742号 监督电话:010-64620336

 

本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投稿邮箱:newsmdm@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

 

版权所有:民声面对面 法律顾问:上海嘉富诚律师事务所 徐荣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请将电脑显示分辨率调整为最低不低于1024*7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