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培训机构停业 家长被“转课”还要缴“转会费”
时间:2020年04月29日来源:人民网

“刚买完的课必须再交钱才能继续上。”近期,《人民投诉直通车》平台接到不少家长对“转课”问题的投诉,欧拉、明兮大语文等儿童培训机构由于种种原因停业,已给孩子报名的家长们一方面无法得到退款,另一方面还要面临必须通过缴纳高额“转会费”才能继续上课的局面。

想继续上课先交3000元“转会费”

“肯定不能再搭钱办卡了,想退款或者按照剩余课时继续上。”提起“窝”在自己手里的大量剩余培训课时,会员赵女士表示,在她身边有300余名家长此前分别是沐奇、凯蒂范等亲子游泳机构会员,后来这些机构陆续停业,相关会员资格及课时被转入了其母公司明海远晟教育旗下位于新奥购物中心的欧拉亲子游泳机构,可没想到这才是麻烦的开始。

赵女士是从沐奇转到欧拉,并与欧拉重新签订了合同,在转课过程中还因课程单价不同,被强制要求减少了一半课程数量。“比如原先以19800元在沐奇购入78节团体课,转入欧拉后只能兑换39节团体课,但当时想着能让孩子继续上课,只好接受了。”

培训机构停业 家长被“转课”还要缴“转会费”

家长们在欧拉停业后收到的关于去登记会籍信息的短信。

可让各位家长意想不到的是,一个亲子游泳课竟能易手三家,这家名叫欧拉的机构也没能逃过停业的结局。另一位会员徐女士告诉记者:“在凯蒂范报的课去年6月转到了欧拉,结果刚上一个月课就停了,目前手里还剩8000元左右的课时。后来接手欧拉店面的新机构名叫非你可思,他们告诉我们老会员退款是不可能的,要上课就还需要再买新课程才行。”据记者了解,9月新机构非你可思宣布接手后发布了会员复课政策:原本在欧拉办卡的会员可以免费复课,但对300余名转会会员来说,无论剩余多少课时,需先缴纳3000元入会费,而且还要再购买与剩余课时相同数量的新课程才能继续使用。

不只亲子游泳这个类别,儿童语文课同样存在被“转课”,甚至被“掉包”的现象。会员汪女士在去年“双12”时,购买了明兮大语文5200元的课程包,“明兮大语文的顾问当时介绍,此团课原价8400元,试听当天报名则可得到此优惠价格,课程包共计90节课。”由于上课时间与孩子其他课程时间冲突,汪女士跟明兮大语文的顾问沟通,希望在今年春节后再开课,但没想到却接到公司解散的消息。汪女士告诉记者:“一起报名的家长让我快去兑换成他们指定的其他机构的课包,尽量减少损失,即便一节课没上他们也不退款。结果兑课时才发现,根本没有我们需要的课程,全都是些不知名的小课包,而且限定了时间,超时就兑换不了。”

原机构失联导致家长维权陷入困境

游泳健身、基础教育课程培训频繁出现的“转课”现象令很多家长感到头疼,选择继续上课就要再“搭钱”,选择退款则成了遥遥无期的“拉锯战”。

针对在沐奇、凯蒂范、欧拉报名上游泳课的会员经历,记者通过《启信宝》APP查询了解到,家长们此前提到的这些游泳机构母公司全称为北京明海远晟教育咨询服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王超,公司的司法涉诉信息达28条,而欧拉、凯蒂范等均为明海远晟100%控股。北京欧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钱坤,司法涉诉信息达43条。后来接手欧拉原有店面的公司名叫非你可思(北京)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夏磊,同时,夏磊是欧拉的原始股东之一,但2017年12月21已从欧拉的董事职位退出。

记者试图联系欧拉、明海远晟两家公司,但均未能获得回复。而非你可思公司的法人夏磊对于家长们的诉求则表示自己虽然是欧拉的原始股东之一,但非你可思并不是原机构的接盘单位,对欧拉公司过往债务没有义务。“原机构的经营不符合市场规律,已经超卖会籍却仍无限制签署大量所谓转会合同,且此前消课率很低导致剩余权益数量惊人,预估经营成本高企,场馆现有功能区无法承载如此数量的会员及课程服务,只能以市场考量进行区别优惠。”同时,夏磊透露,店面承租条件中业主方新奥购物中心也对优惠范围事先约定,“即仅针对在欧拉公司租赁新奥购物中心商铺期间,与欧拉发生过银行往来,尚有余值且处于有效期的会员,给予最大程度的优惠。”

培训机构停业 家长被“转课”还要缴“转会费”

去年双12期间明兮大语文仍在售卖大量课程。

此外,对于明兮大语文出现的停业和转课现象,记者从《启信宝》APP查询了解到,“明兮大语文”的运营主体为北京有师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6年,法定代表人王嘉树,向6到12岁的学生提供大语文小班课。今年2月14日,明兮学堂微信公众号发表了王嘉树的《给明兮家长的说明信》,信中提及明兮大语文的转课事宜,转换时间为2月13日至2月20日,有20多家在线教育产品进入了选择列表。

记者了解到,明兮大语文的课程可转换到豌豆思维、河小象写字课等教育机构,但好多课程都属于录播课,且每一家的兑换规则均不一样,并不能等量转换。截至目前,还有大部分家长并没有在转换时间内兑换完课程,剩余的课程包已直接被转换到豆神大语文机构中。对此,汪女士非常气愤,“实际上我买的课程包一节课都没有上,不让退款,换的课也都不好,太欺负人了。”记者随后试图联系明兮大语文机构的顾问和班主任,但均未能得到回复。此外,有师科技公司在《启信宝》APP的经营预警信息中也显示,该公司在2020年2月14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已被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专家:消费者可提起诉讼要求取消合同并退款

原机构不知去向,家长想退款也始终得不到回应,对于被动“转课”以及需要缴纳大额“转会费”的现象,北京市金栋律师事务所杨吉明律师表示,培训机构不退款只接受转课的行为是不合理的。他指出,《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三条规定:“经营者以预收款方式提供商品或者服务的,应当按照约定提供。未按照约定提供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并应当承担预付款的利息、消费者必须支付的合理费用。”对此《合同法》亦有规定,一方当事人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另一方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杨律师表示,原培训机构停课后,家长们认为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有权要求解除合同。而培训机构未按约定提供服务的,应当按照家长的要求履行约定或者退回预付款。同时,原培训机构将剩余课时转给新的机构应得到家长的同意,“家长的同意”是培训机构将自身债务转移给第三方时生效的要件。此外,对教育培训的投入属于消费者的生活性支出,即属于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调整范围。如家长不认可“转课”“转会”,则有权要求原培训机构退还课时费并承担违约责任。杨律师还提醒消费者,在消费时要记得索要发票并保存好,同时保管好自己的转账记录,而当家长们采取诉讼等手段进行维权时,若最终培训机构的行为被法院认定为胁迫交易行为,家长可依据上述条款起诉至法院主张合同可撤销,但撤销权应当在一年内行使。

培训机构停业 家长被“转课”还要缴“转会费”

关于明兮大语文的转课协议。

据记者了解,目前类似的预付消费乱象和风险隐患已经引发相关主管部门的重视。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4月16日发布了《商务部办公厅关于做好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指出,今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单用途商业预付卡造成了较大影响,部分发卡企业面临经营困境,衍生相关风险,单用途卡管理面临新的挑战。同时,《通知》提出,针对零售、住宿、餐饮、居民服务等不同行业的特点,梳理发卡行业和企业兑付风险先导指标。高度关注停止经营、消费纠纷频发、大幅折扣发卡、存管资金异常变动、停止报送业务数据、重大负面舆情等各类风险信息。全面排查风险隐患,建立异常发卡企业名单制度,摸清风险底数,力争把风险控制于源头、化解在早期。此外,《通知》还专门强调:“针对问题突出的行业或企业,基于客观实际,适度增加检查频次,对假借疫情影响,违规开展单用途卡发行和服务等行为的,加大执法力度,震慑违法行为,避免形成‘破窗效应’。”“对涉嫌非法集资等犯罪行为的,及时向公安部门移交问题线索,配合开展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加入我们

 

京ICP备19021742号 监督电话:010-64620336

 

本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投稿邮箱:newsmdm@163.com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金台西路

 

版权所有:民声面对面 法律顾问:上海嘉富诚律师事务所 徐荣

 

本站最佳浏览效果请将电脑显示分辨率调整为最低不低于1024*768